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推荐>正文

被玩坏的水滴筹:这一群人,堵死了穷人最后一

时间:2019-12-02 12:42:10    来源: 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

11月29日,一则视频曝光。

梨视频拍客卧底发现成人性视频,水滴筹线下服务人员被指在医院扫楼寻找求助者,。

互联网筹款平台“水滴筹”在超过40个城市的医院派驻地推人员,他们常自称“志愿者”,逐个病房引导患者发起筹款。

高薪+绩效考核、审核漏洞多、每单最高提成150元、月入过万、末位淘汰……

医院里“扫楼”寻找生病的“客源”,不加以审核对方的财产状况,直接模板编故事将病患发到众筹平台募捐救助金。

水滴公司依靠“水滴筹”地推形成的场景和流量来销售保险,操作失范却消耗了社会爱心。

先把“客户”拉过来,弄到平台上,消费社会广大群众的爱心,这样地推员能拿到佣金,同时再利用对方来推销保险,“双杀收割”流量进行变现。

这其中最为隐患的一个关键点就是,、为了拿到提成,为了做成单子,医院里使劲的拉人头往平台上报数以此来完成绩效考核。

目前比较常用的众筹平台有两个:水滴筹和轻松筹。

虽说是公益项目,但是运营平台的公司有成本支出,因此也是需要盈利的。

那么,这些众筹平台是怎么盈利的呢?

——轻松筹是直接收取6%的手续费,也就是说求助者在平台募集到10万元捐助金而后提现的时候,轻松筹平台要收取6000块钱的手续费,患者拿到手的救助金就是9.4万。

而水滴筹是0手续费的,那水滴筹怎么赚钱?

——款项发起人从申请募捐到最终提现,有30天的筹款期,也就是说,这30天,筹集到的钱是在水滴筹平台的。

据水滴筹官方信息,截至2018年9月底,水滴筹成功为80万余名经济困难的大病患者提供免费的筹款服务,捐款人数超过3.4亿。而据水滴筹官方APP信息,

这160亿,放在银行里30天,能收多少利息?

同时,水滴筹平台多项业务同时开展,目前已经形成了三条核心业务。

也就是文章开头视频曝光的地推扫楼目的:先拉来客户到水滴筹平台、然后再向客户推销水滴保险。

地推是没有问题的,推销保险也没有错,可是这个“绩效考核”的模式下,犯了一个致命的人性错误:

因为发起求助的人,不一定是真正的穷人,他们只是成了地推员的“绩效指标”人头之一,同时他们也能因此获得一笔筹款金,在双方的互相利用过程中,最后这笔钱,买单的却是社会爱心人士。

——暗箱操作下的双方当事人,一个完成了绩效考核拿到提成月薪过万、一个“意外”的拿到了救助金,看似是双赢,但实际呢?

爱心一旦被过度消费、善良一旦被欺骗,人心一旦寒了,再想让良善之辈继续行善,再想让那些真正在生死一线绝望挣扎的人得到救助,就难了。

大概在十几年前的时候,村里有户人家,父母骑摩托车回家的路上,不慎掉进池塘里淹死了,留下一双不到5岁的儿女,成了孤儿,很可怜,而且大女儿还患有重病躺在医院里...

后来村里人自助发起了捐款,每家每户三百免费A级毛片五百的多少都捐了点。

——可是村子里才多少户人家?这样又能够募捐到多少钱?

那时候我就在想,要是有一个爱心平台,能够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些可怜的人,给予一点爱心捐助,该有多好。

因此,后来水滴筹和轻松筹的出现,我觉得这真是所有互联网创业公司里,最为值得点赞的一次“良心创业”。

之前朋友圈里,但凡是出现水滴筹链接的,大家多多少少都会捐一点,但是现在变了。

自从上次德云社的吴鹤臣两房一车众筹百万之后,许多人都感觉爱心被欺骗了。

“他们明明有钱,我明明比他还穷,怎么我还要给他捐款?众筹互助平台,到底是公益项目,还是盈利机构?”

到了今天的地推视频曝光,大家惊奇的发现,原来水滴筹平台的工作人员,自己都在搞起套路式的地推,利用公众的爱心在搞恶心的营销。

11月30日,@水滴筹回应:

其实到现在为止,水滴筹都没有搞明白它到底错在哪了。

——地推本身是没有问题的,因为有些穷人病人、文化水平不高、有可能都不知道这个众筹平台、也不会操作,因此这个时候,如果真的有一个水滴筹平台的服务人员去给他们提供了帮助,这反倒是救了他们。

可是平台捆绑“绩效考核”、“末尾淘汰制”、做单提成,这一系列的利益指标下,事情就容易变质了。

为了完成绩效指标,地推人员联合不是穷人的病人共同造假消费爱心,而那些真正意义上的穷苦人家的病人,却反倒被爱心捐助“遗忘”了。

真心的希望水滴筹平台能够重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,这不是单纯的一个“违规操作”问题,这实际上有可能会毁了那些真正的穷人最后一条生路。

长沙男童被精神病患者活活打死,围观者无一人敢上前救人,人性冷漠是一方面,当初南京法官一句“不是你撞的、你扶他干嘛”,也是当之无愧的“罪魁祸首”。

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的今天,精致利己主义越来越成为某种信仰,捞名捞钱成了共同的价值追求,20年前农村可以做到夜不闭户路不拾遗,现如今呢?

连一个公益平台都开启了利益交换的模式,社会风气坏了、人性越来越丑陋,好人变得越来越畏惧、那些黑暗里艰难抗争的人,越来越难求到帮助。

真那么在乎绩效指标,去卖保险干销售吧,别消费大众爱心,别把穷人逼上了绝路。

写在最后的故事:

1998年2月6日,正在福建师范大学上课的何婷芳突然昏厥瘫倒,送到医院被查出是胸椎脊髓内胶质瘤。巨额的手术费用,彻底压垮了何婷芳贫穷了大半辈子的农村种地父母。

正在何婷芳陷入人生绝境之时,有人送来了希望的火种:

一个题为《SOS——一个生命垂危者的呼救》的贴子,就这样在网上出现了。

那是1998年,马云“让阿里巴巴存活102年”的口号都还没有吹响,小马哥还没有QQ、张小龙还没有微信、网易还没有邮箱。

唯一存在的,就是一些中文论坛和全国不到50万的网民。

尽管条件如此苛刻,最终还是发生了奇迹:

这一篇帖子在各大中文论坛飞速传播,1元,2元,10元,100元……最后筹集到的救助金额,高达30万元人民币!

那是1998年,一位大学老师一个月的工资是560,他捐助了200。

这是,这次事件的发起人,现在的微博网名叫做“花总丢了金箍棒”。

——对,就是那个检举了表哥杨达才、揭发了酒店内幕、捅破了“杯子的秘密”,而后遭到多方威胁的丢了金箍棒的花总。

大圣身披战甲,手握铁棒,登高台振臂一呼,留下了一颗希望的种子,传递了一束正义的火炬。

我始终坚信,冥冥之中,文字总是有一种潜移默化的力量,改变一群人,最终影响一代人。笔下所有的文字,都只为自己的观点发声,你有你的态度,我有我的立场。充满智识的人,终会聚集在一起,愿我们,早日相遇。

看更多走心文章

相关新闻
    无相关信息
友情链接